知识详情上面

当一个男人认真想和你过一辈子时,是这样的

作者:家家月嫂 发布日期:2019-04-21

1

第1章 喜当娘

“呜呜呜......娘,你快醒醒啊!不要扔下我一个人,我好怕的。”孩子的时断时续的哭声在她耳边响起。

柳心眉费力的睁开双眼,她的头好痛。有没有搞错,她的房间什么时候有过孩子?

一张圆圆的脸蛋儿出现在她的眼前,粉粉嫩嫩的小脸儿,乌溜溜两只大眼睛,挺直的小鼻子,最要命的是右腮上还有一个小小的梨涡。

哇!这谁家大人这么不负责任,把一个如此漂亮可爱的孩子给弄丢了啊?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住在哪里?姐姐送你回家好不好?”柳心眉微笑着询问。

“娘,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的儿子啊!”小家伙小嘴一咧,又惊天动地的哭了起来。

儿子?我的?柳心眉差点儿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她连男朋友都没有的,哪里来的一个这么大的儿子啊?蔬菜大棚只能催熟蔬菜种子,什么时候还能孕育人种了?

缓缓的坐了起来,她却被真真实实的吓到了。这是一件狭小阴暗的房间,自己睡在一张半新不旧的床上,靠着墙壁,摆着一架梳妆台,窗子是木制的,窗纱都分辨不出本来的颜色了。

眼前的这个孩子身上穿着蓝色的长衫,头上竟然还梳着两个抓髻,像极了动画片中的哪吒三太子。

“这里还有其他的人吗?”柳心眉抓住了那孩子的手,她迫切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有柳叶儿,她出去给你熬药去了。娘亲,你好些了吗?”孩子眼睛里有了些惊喜。

正说着,门“吱呀”一响,一个人端着热气腾腾的药碗走了进来。

“柳叶儿,你快来,我娘她醒了啊!”那孩子欢快的叫着。

“王妃醒了吗?太好了,真是苍天保佑啊!”那女子的声音倒是很动听。

小丫头似乎只有十八九岁,长得柳眉杏眼的,十分耐看。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柳心眉疑惑的问,心底的不安像湖心的水波,不停的荡漾。

“王妃,这里是西楚的安王府,您是王妃啊!这是小世子,也就是您的儿子,奴婢是柳叶儿啊!”那女子赶忙放下了药碗,伸手在她额头上试着温度,王妃莫不是烧糊涂了吗?

完了!自己这分明就是穿越了。

可是王妃,不是应该穿金戴银,奴仆环绕,住在华美的殿堂,享受着舒适的生活吗?难道这西楚是一个贫瘠的国家,要不就是这个王爷是个不知事的,连累妻儿也过着如此贫寒的日子吗?

在记忆中搜索了一会儿,历史上还真有一个叫做“西楚”的国家,可是,那不是项羽的天下吗?她弱弱的问道:“柳叶儿,西楚很穷吗?是不是连年征战造成的啊?”

“王妃,西楚很富庶的,而且天下最近太平的很。”柳叶儿被自己主子弄糊涂了,今天王妃的问题都好奇怪的,问的都是莫名其妙的事情。

“柳叶儿,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所有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柳心眉皱着眉头,她不过是在查案的途中遭遇了一场车祸,被撞飞的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一定是求生无望了。

“王妃,您是哪里不舒服吗?”柳叶儿慌了手脚,他们的境遇已经够凄惨的了,若是再有什么意外,可就是雪上加霜了。

“只是什么都记不清了。柳叶儿,把你知道的和我有关的事情都讲给我听。”她总得知道自己来到了一个怎样的世界。

从这个丫鬟的嘴里,柳心眉知道了一个有关她身世的故事。

这广袤的土地上,同时存在着西楚、东汶、南越三个国家,有点儿三国鼎立的味道。她生活的西楚,可不是什么霸王项羽的天下,这里的君主是慕容智。

而她是嫡出的二皇子慕容逸飞的正室王妃。

柳叶儿是她的陪嫁丫鬟,而那个漂亮娃娃是她亲生的儿子——慕容超凡。

还正王妃?柳心眉看着寒酸的住处,破旧的衣衫,心里画了一个大大的‘?’号。就是有些头脸的下人,都比她体面些吧?

“柳叶儿,我们的日子好像很清苦啊?”柳心眉皱起了眉头。

柳叶儿低下了头,这样的日子都过了好几年了,王妃却从来不曾抱怨过。

她倒没什么,左右是个丫鬟,在哪里都是服侍人的。就算吃穿差了些,也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可是王妃是侯爷的嫡亲女儿啊,在娘家可没受过这个罪的,真难为小姐了。

王爷也是太过分了,好歹还有小世子呢,一点儿都不念往日的情分。

柳心眉让丫鬟拿过了铜镜,仔细的照了照,里面的女子长着一张精致的小脸。

眉若远山含翠,眼若桃花带春,挺而翘的小鼻子,红嘟嘟的樱桃口。

这样一个哭起来梨花带雨,笑起来两靥生花的美女,怎么会如此落魄啊?

“娘......”那孩子又依偎过来。

“小世子,王妃才刚刚好转,你不要吵着她。”柳叶儿赶忙把孩子抱了起来。

小柿子?哈哈,还大萝卜呢!柳心眉低声笑了起来,那孩子的眉眼很是俊俏,只是神情却怯怯的,像个没见过世面的。

“柳叶儿,我这个王妃想来是个不得宠的,可是这个小萝卜头儿,也要跟着我吃苦受罪吗?”这个爹也是够狠心的啊!她前世是个孤儿,知道亲情对一个孩子是多么重要。

“王妃,王爷也很不喜欢小世子。”柳叶儿委屈的撇撇嘴。

“为什么?”虎毒不食子啊,这个慕容逸飞是个铁石心肠吗?这么可爱的孩子都忍心扔到一旁,不闻不问,他们家儿子很多吗?

“说来也是奇怪,小世子只有在您面前,才能够说得出完整的话来。”柳叶儿也是心里暗呼可惜,这么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每次见了王爷都是一副战战兢兢地的样子,再加上口齿不清,时间久了,就跟自家小姐一样,不受待见了。

天底下还有这样奇怪的事情?这个孩子应该是心理出了问题。

2

第2章 渣男

“王妃,药都凉了,奴婢再去热热吧!”柳叶儿走过去端起了药碗,恐怕又要听厨房的人几句闲话了。

“我生病了吗?”柳心眉很是庆幸,遭遇了那样一场惨烈的车祸,她竟然毫发无伤,能够手脚俱全的趟在这里,简直就是个奇迹。

“王妃,您从假山上跌落下来,都昏迷了三天了。”这一跤跌得很严重啊,小姐什么都不记得了。

难怪她的头隐隐作痛,原来这身体的原主也遭遇了生命中的一劫呢!

“柳叶儿,我不吃药了,我肚子好饿,你给我弄些吃的来吧。”她要求着。

柳叶儿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还是乖顺的走了出去。

过了不知多久,才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柳叶儿捧着一只托盘走了进来。

只是一碗白粥和两样小菜?柳心眉不满的看着她,自己现在的胃口可是好到能够吞下一整只烤鸭的。

“就只有这个吗?”她还是个病人,不是应该好好调养的吗?

“王妃,已经过了饭时,就是这个还是奴婢央告了半天,厨房的宋妈妈发了善心,给您做的呢!”柳叶儿为难的说道,王妃没有平日那么好伺候了呢!

“柳叶儿,平常我们也吃这个吗?”若是上顿下顿都这种伙食,她可是受不了啊!

“王妃,奴婢无能。”柳叶儿的眼睛里忽然就有了盈盈水汽,就是这王府的下人,都比她主子吃得好啊!

呵呵,这话说得,柳心眉都不由脸上一红。跟了这样的主子,到底是谁无能啊?

柳心眉已经饿得头晕眼花了。饥不择食还是很有道理的,她顾不得多说,接过碗来,就“稀里呼噜”的吃了起来。

“娘亲的吃相好难看。”一旁的孩子小声的嘀咕着。

呃,柳心眉心虚的笑了起来,刚从鬼门关前打了个滚回来,哪里还顾得上形象。

“柳叶儿,去告诉厨房,以后每顿都给我配四菜一汤,要有鱼有肉,荤素搭配,如果做不到的话,我就要自己想办法了,闹出了乱子,可别怪我没提前打招呼。”先礼后兵是她的做人准则。

“娘,我们以后都有肉吃了吗?”小萝卜头儿一声欢呼,扑进了她的怀里。

呃,幸亏他已经四岁左右的年纪了,若还是个奶娃娃,她可就糗大了。

对这个捡来的儿子,她心底是没有什么抵触的,自己前世没有亲人,这种相依为命的感觉,还是让她的心忽然就柔软了下来。

“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还有啊,就是在外人面前也要吐字清晰。”柳心眉温柔的对他说。

“我,我,我不敢。父王.......还有......那些王妃娘娘,都,都很凶的。”一提起他们,这孩子就不由自主的口吃起来,一句话听得柳心眉频皱眉头。难道这个王府里都是一群凶神恶煞吗?

“小萝卜头儿,你记住了啊!这个世上,人善人欺,马善人骑。若是你一味忍让,就只能过最下等的生活了。”一个男孩子养成这样,难怪不被待见。

“王妃,您小声些,被连妃娘娘听见,咱们可就麻烦了。依奴婢说,您的病还没好,就别和她们对着干了。”柳叶儿小心翼翼的说,这王妃醒来后怎么跟以前的行事做派不一样了呢?

“我的病?哦,对了,大夫怎么说?”柳心眉不经意的问。

“王妃,奴婢去请了几次,连妃娘娘才派了个老态龙钟的大夫来。他说您没有大碍,只需安心静养就好,奴婢没有办法,就把您以前赏我的镯子卖了,偷偷的给您请了大夫,才给您抓了几副汤药。”说起这个,柳叶儿的眼圈都红了。这阖府上下还有谁会把他们主仆放在眼里?

“放屁!我都昏过去了,还他妈的叫我静养?这是哪里来的庸医?唉,当时我怎么就蹦起来吓死他啊?”柳心眉勃然大怒,奶妈滴,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

柳叶儿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她是从小就服侍小姐的,还从来没有见过她发火。

“慕容逸飞怎么说?”忽然想起这个王府的一家之主,他对自己就这么漠不关心吗?

“王爷,都两年没来过咱们这里了。”柳叶儿的头垂得更低了。

“什么?渣男!两年不来了?那老娘岂不是在这里守活寡?”柳心眉怒气更盛,大骂起来。

怀里的孩子瑟缩了一下,“娘,什么是渣男啊?”

“渣男就是自我感觉极好、极度自私、擅长索取、不负责任,以玩弄别人感情为乐的男人。不对,说他们是人都是抬举他们了,他们根本就是毫无担当的畜生。”柳心眉咬牙切齿的说着,心里十分的痛恨这个没见过面的混蛋。你不喜欢人家没有关系,给人家自由啊!这占着茅坑不拉屎,是有多缺德!

一大一小目瞪口呆的望着她,这个人确定是王妃吗?这满嘴里说的都是什么啊?

“王妃......”柳叶儿急的快要哭了:“小声些,小声些,被别人听到了,我们就没命了。”

“柳叶儿,小萝卜头儿,你们给我听好了,从今天起,我们就活出个样子来,不管是谁,只要敢欺负我们,能动手的,尽量不要吵吵。直接上手给我狠狠的打,打死了算我的。”柳心眉霸气的说道,她就不信了,凭自己的身手,在这里还会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

“娘,我不是小萝卜头儿,我有名字的,柳叶儿都叫我小世子的。”怀里的孩子,扭来扭去的抗议,呵呵,他是觉得这称呼不好听吗?

“你懂什么?这是爱称,你放心,只有我们三个的时候,我才偷偷的这么叫你,别人是没有这个权利听到的。”柳心眉哄起人来很有一套的。

爱称?小孩子一脸的迷茫。娘亲跟以前不一样了,他也要跟她一样,变得很......威武。

“柳叶儿,快去厨房,晚上我们要吃肉。”他晃了晃小拳头,奶声奶气的说。

3

第3章 杀鸡儆猴

柳叶儿瞪大了眼睛,王妃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怎么小世子也跟着添乱呢?她可是谁也不敢招惹的,在这个王府里,王妃都是人微言轻的,何况她这个丫鬟呢?

“去啊!这要求并不过分。”柳心眉也发话了,这个要求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哦。”柳叶儿心里直打鼓,硬着头皮去了厨房。

“什么?你家王妃?哈哈,你少拿着鸡毛当令箭了,谁不知道现在安王府是文王妃和连王妃当家啊?还四菜一汤,还有鱼有肉?别做梦了,赏你们一碗残羹剩饭都要看我的心情,快滚回去吧,去好好伺候你家王妃吧。”管厨房的连嬷嬷阴阳怪气的说,特意把“王妃”两个字咬得很重。

柳叶儿气白了脸,可是看看母夜叉似的连嬷嬷,心里就先怯了,一捂脸,哭着就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看着她满脸的泪痕,柳心眉就知道准是受了委屈。她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怎么?他们不答应吗?”

“他们眼里没有您这个王妃呢!”柳叶儿紧紧咬着下唇,心里的痛就蔓延出来。

回头看看那个小萝卜头儿,他已经没了刚才的勇气,缩在床的一角,眨巴着一双大眼睛。

“要不,你去走一趟?”柳心眉存心逗弄他。

小娃娃坐在那里拼命摇头,小手把自己的衣襟都揉皱了,柳叶儿都被骂了回来,他就更不敢去了。

“你是男人,将来是要保护娘亲的,这么胆小可不成。”柳心眉深知“养子如羊不如养子如狼”的道理。

小娃娃虽然胆子小,可是却不笨,他慢吞吞的说:“等我长大了,自然是要保护娘亲的,可是现在,我谁都打不过啊!”

“那你愿不愿意跟娘一起去惩罚那些坏人啊?”柳心眉很快进入了角色,呵呵,好玩儿,她还没结过婚,忽然间,儿子都这么大了。

“超凡,你知不知道,吵架也是需要气势的呢!你是不是很怕啊?没关系的,其实啊,他们也怕,只要你表现得无所畏惧,就先赢了三分。”柳心眉边走边循循善诱。

小娃娃转着眼睛,好半天才点了一下头,娘亲从前都是教育他要乖乖听话的,不许惹任何人生气的。

在柳叶儿的带领下,几个人很快就来到了厨房,大家莫名其妙的的望着这衣衫褴褛的主仆三人,两年了,他们都快不记得王府里还有她的存在了。

柳心眉看了看厨房,嗯,很大,也很整洁。新鲜的鱼、肉,时令的蔬菜,整齐有序的摆在那里。

“柳叶儿,刚才是谁说的,赏我一碗残羹剩饭都要看她的心情?”柳心眉后背挺得直直的,嘴角挂着恬淡的微笑。

柳叶儿的眼睛落在一个肥胖的妇女身上,却是没有说什么。

“哎呦,这是谁啊?跑到这里大嚷大叫的。我们这里可是个有规矩的地方,若是弄脏了这些吃食儿,连妃娘娘可是要怪罪的。你们还看什么啊?赶紧的轰了出去,也不怕身上的寒酸气玷污了这里的东西。”连嬷嬷一扭一扭的,还真就没把这对母子放在眼里。

呵呵,一个厨娘都敢对王妃如此无礼,这原主不是一般的软弱啊!

就有那狗仗人势的,连骂带赶的轰他们,连嬷嬷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哼,她家小姐可是如今的当家人之一呢!

柳心眉二话不说,劈头就给了为首的一个狠辣的巴掌,上挡下扫的,很快就打倒了一片,她可是跆拳道黑带的级别,对付这几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疯了,疯了,冷园的人疯了,还不赶紧找护卫把他们拖出去!”那连嬷嬷声嘶力竭的叫喊着。

哦,原来她住的地方是冷园啊,就是跟冷宫的意思差不多吧?

小萝卜头儿早就躲在了柳叶儿的身边,紧张的拽住她的手。柳叶儿目瞪口呆的看着柳心眉,这个,真是是她家小姐吗?柳府学过功夫的不是只有大少爷一人吗?

最讨厌闲着没事就狂吠几声的狗了,柳心眉几步就来到连嬷嬷面前,一转身就来到了她的身后,伸出右臂勒住她的脖子,左手就拿起一把锃亮的切菜刀来。

“啊......”连嬷嬷大叫起来。

“闭嘴!你若是吓着本王妃,我这手一滑,也许你这身上就会少些个零件儿。”柳心眉赤裸裸的威胁她。

连嬷嬷一哆嗦,却是不敢再叫了。

“你说,我不就是想吃些肉吗?你干嘛推三阻四的啊?怎么,这肉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这么心疼啊?”柳心眉在她耳边一字一句的说。

“你才是......”连嬷嬷刚想破口大骂,就看见柳心眉拿刀的手,上下翻飞着,立马乖乖的闭紧了嘴巴。

“还有你们,一个个仗势欺人的狗奴才,好歹我也是王妃啊,你们王爷欺负我就算了,连你们都想爬到我的头上来吗?”柳心眉说着,那把明晃晃的菜刀就凉飕飕的贴在了连嬷嬷的脖颈处。

“王妃......王妃饶命啊!奴婢再也不敢了。”连嬷嬷浑身直抖,结结巴巴的求饶。

“柳叶儿,你......看,她......也,和我......一样了。”看着连嬷嬷惊慌失措的表情,超凡的毛病也犯了。不过这次不是吓得,而是有些幸灾乐祸。

“那我的要求答不答应啊?”柳心眉的刀不时的移动着位置。

“答应答应,王妃饶命啊!”连嬷嬷两腿之间忽然有一股热热的液体流下。

柳心眉嫌弃的退后几步,从角落里抓了一只鸡过来。

“咯咯......”那鸡拼命的扇动着翅膀,想逃出生天。

柳心眉毫不犹豫的一刀划向它的喉管,血“滴滴答答”就流了一地,那鸡的脑袋垂了下去。

众人都是一凛,大气都不敢出了。

“今天晚上本王妃就吃它了。若是晚饭的时候,它没有出现,哼哼,我可不敢保证不会宰人。”柳心眉一甩手,“嗖”的一声,那刀深深的嵌入了菜板中。

本文来自 家家月嫂:www.jjys168.com(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猜你喜欢
孩子要富养 这个富养和你想的富养可不一样
孩子是要富养的,这是没错的。但是广大的父母要知道,这个富养并不仅仅是说的物质,一味的堆积金钱不仅仅不能让孩子觉得满足,反而会失去感恩与得到的喜悦,所以真正的富养更在乎的是孩子精神上的追求,富在精神才是真正的富养。
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家庭,哪种更幸福?答案和你想得不一样!
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家庭,哪种更幸福?答案和你想得不一样!文丨木棉妈妈虽说二胎全面开放了,但是有很多家庭都是选择只生一个娃,原因也各不相同:有的人是因为身体原因,头胎生的时候太受罪,或者经历了难产,不想再经历第二遍了;有的人是因为经济原因,在异地打拼不容易,养一个就很吃力了,养两个有点不敢想了;有的…
月子里的事情,女人真的会记一辈子
月子里的事情,女人真的会记一辈子01朋友H终于喜得贵子。体质弱,骨架小,三十五岁的她千辛万苦才顺利生下儿子,从备孕到生产,其中付出的焦灼与艰辛难以言表。我们去看她,她的幸福感溢于言表。然而宝宝出生好几天了,她都还没有奶水,说是乳腺不通,也没休息好。同去的朋友关切地说:“要不请个催乳师试试看?”H还没…
“女人背叛婚姻一旦败露,这辈子都别想全身而退,希望你别学我”
我是东林夕亭,你有故事,就来找我。 点击上面“关注”,你就是我的人了。 虽然很多人都说男女平等,虽然“背叛婚姻”这种行为都不对,但在很多人的固有观念中,对男人背叛婚姻和女人背叛婚姻所持的看法是不一样的。 没发生背叛婚姻这种事的时候,人们或许可以秉承所谓的“平等”,但一旦发生了,人们对背叛婚姻的女人的吐槽要比…
只有一个孩子的晚年生活,大多是这三种状态!和几个孩子真没关系
只有一个孩子的晚年生活,大多是这三种状态!和几个孩子真没关系文|福林妈咪朋友前几天回了一趟老家,很有感触的说:“一直以来很抗拒生二胎,但回到老家看到三叔和三婶两个人一大把年纪在家孤零零的,觉得以后还是生二胎吧。”然后我想着老人孤零零的和她生二胎有什么关系,就问她为什么,她说:“三叔家就一个孩子,在北…
这种性格会吃亏?真相跟你想得不一样!
这种性格会吃亏?真相跟你想得不一样!文|米粒妈(公众号米粒妈频道)有了孩子以后,你人生中最尴尬的是哪一刻?我有个读者程程妈,跟我讲了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刚开学,幼儿园安排老师来家访。看见家长群里,家长们发的小视频,在家里见到老师们,孩子们别提多高兴了。有的往老师包里塞零食,有的坐在老师膝盖上撒娇,有的…
当你想冲孩子发火时,请你这样做!
有了孩子之后,很多男人都会埋怨自己的妻子性格变了,容易变得暴躁。其实,并不是女人容易善变,主要是因为孩子。 家家月嫂经常在地铁上看到宝妈的无奈:孩子在地铁哭闹,宝妈一边要哄,试图阻止孩子的哭闹,还要一边要看好孩子,防止乱动乱跑。一不小心,哭闹声便传遍整个车厢,这时周围的人都往宝妈这边看过来。想要让自己控制好脾气,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 但是,无论生活给了你怎样的磨砺,在孩子面前,家家月嫂
孕期普通感冒很正常?对胎儿的影响你可能不知道,别不当回事
孕期普通感冒很正常?对胎儿的影响你可能不知道,别不当回事文丨小纪感冒是常有的事情,怀胎十个月的时间里无数孕妈妈都可能会遇到一次感冒,在我们平时的生活中感冒发烧了可是没有什么大碍,多多喝水睡一觉第二天醒来就好了,但是在孕期普通的感冒周期总是超乎孕妈们的意料之外其实在孕期孕妈的免疫力以及恢复能力都不如未…
乳汁清淡=没有营养?错错错!
乳汁清淡=没有营养?错错错!前两天,新晋宝妈顾女士来问我们:“我的奶水看上去特别清淡,这样的奶水有营养吗?能满足宝宝的需要吗?”。其实这是很多妈妈会遇到的问题,不少妈妈在喂奶的时候会发现,自己的奶水比较清淡,好像营养不够的样子,就放弃给宝宝喂母乳,改喂配方奶。可这种方式真的可取么?奶水清淡是不是营养…
妈妈的小动作,导致宝宝患上败血症,医生:新生儿这个部位别乱碰
妈妈的小动作,导致宝宝患上败血症,医生:新生儿这个部位别乱碰现在很多人都有一点强迫症,但是就是因为这种小小的强迫症,导致一个出生刚一周的孩子患上败血症。刘女士是一个新手妈妈,她的儿子刚出生一周。这天在给孩子换尿布的时候,发现孩子肚脐那里的残端就要脱落了,但是就是还有一点点纠连。她轻轻用棉签拨弄了一会…
【汴小儿课堂】对新生儿黄疸运用茵栀黄口服液的不同看法
【汴小儿课堂】对新生儿黄疸运用茵栀黄口服液的不同看法群里妈妈转了一篇文章茵栀黄!谁家宝宝没用过?现在的婴儿躺着都中枪——揭秘新生儿黄疸与茵栀黄口服液当在“民间中医网”上发现这篇并未署名的文章时,我很受震撼!不仅仅是源于我已经身为人母,也曾深受其害(中药西用),而更源于我目睹身边众多家庭的小孩体质孱弱…
知识详情下部